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除草

*HP paro
*J禁同人
*其实没写过这种同人不造咋说预警
*总之RPS注意吧

*还有一堆私设注意


有一千万个bug都属于我,心情不好的深夜一小时速写,手机打字真的累´_>`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本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两个学院,然而这条几乎被默认的规矩——甚至都被记入《霍格沃茨:一段历史》中——在这所亚洲分校内却完全不成立。小狮子和小蛇们的针锋相对,怎么看都像是实力者之间的互相切磋。相似又相反的两个学院见面就掐,偏偏看不出一点黑暗的恶意,反倒是在这吵吵闹闹里,带出少年时期特有的明亮。

一年级新生们被领着穿过众多的鸟居,磕磕绊绊的从禁林边缘探出头时,礼堂内的老生们已经饿得不行了,偏偏人还没来齐,只好干瞪着眼望着一片静谧的星空天花板,或者是叽叽喳喳的和朋友分享一个暑假的见闻——说真的,他们在列车上已经谈论过了,现在再怎么说也扯不出别的话题了,还不能开饭吗——有个格兰芬多的二年级小孩饿得不行拆开一袋巧克力蛙,结果强壮的青蛙蹬着后腿逃离到了一位背对着这边的五年级学长的肩膀上。男孩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是该先道歉还是先抓住巧克力蛙,不对是要先和前辈打招呼才行。刚打算开口时发现巧克力蛙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漂浮在学长眼前,一直背对着这边的学长转过头来,这个二年级小孩毫不自知的屏住了一口气。
哇哦,是那个刚前辈诶。

号称全校吉祥物的刚前辈。

有着可爱圆脸和温和大眼睛的,声音软软糯糯又特别清亮的刚前辈。

被称为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传奇守门员的非常帅气的刚前辈。
……
他还想继续回忆下去,但是面前浅浅的微笑吸引了他的视线,刚前辈笑着问他,这是你的青蛙吗?看着呆呆点头的后辈,刚伸手抓住被无形的空气束缚住的巧克力蛙递给男孩。
“要小心点吃哦♪”
正打算松手的时候发觉手里巧克力蛙的束缚消失了,青蛙又挣动起来,堂本刚微微侧过头,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巧克力蛙立刻躺倒不再动弹了。
没有再看受宠若惊的学弟,堂本刚仍然背对着格兰芬多的学生,指尖微微敲击着桌面。

一年级学生总算是一脸惶恐的出现在了礼堂门口,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学生个个望眼欲穿恨不得操控时间让分院帽说话速度乘以三倍。最后一个小女孩被分进拉文克劳之后,院长站起来,只说了一句话:“You们,吃吧。”整个礼堂顿时人声鼎沸。

刚边吃边想,章鱼不错,看起来最近黑湖值得一去。又看着桌上白白净净的糯米大福,一口咬开之后发现是红豆馅儿。

ふふふ,他偷偷笑着,厨房又要不得安宁了。

吃饱喝足,各年级级长各自起立带着自己学院的小鬼头们往公共休息室走,斯莱特林的级长站起身,不待开口就有好些新生投去或惊讶或爱慕的眼神,这其中还有些不是斯莱特林的新生的目光。毕竟,这位级长大人的脸孔身材气质都十分出众,在这点上,刚比谁都要清楚。
因为甜点的红豆,他还有点恹恹的——看在其他学生眼里是让人生畏的阴沉脸——用魔杖在喉间轻敲,放大了自己的声音:“一年级新生,跟我来。”低沉的声音在空气间沉浮,裹着耳朵是别样的舒坦。新生们忙不迭跟上说完这句话就转头离开的级长大人,刚远远地看着,转头微笑着对自己面前的小孩们招手:“走,我们去暖和的地方瘫着消食吧。”

第二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一个格兰芬多的一年级新生懵懵懂懂走到了斯莱特林的地窖附近,被门口的蛇问口令时也懵懵懂懂地回答了自家学院的口令,不知道为什么就畅通无阻进了蛇窝。被根深蒂固的狮院思维、阴冷的地下室和闪烁的绿光吓到的小狮子惊恐万分,差点魔力暴走,还好当时斯莱特林级长正趴在休息室的长沙发上逗弄他的宠物犬——失礼了,是他的爱女pan酱——这才控制住了场面。
斯莱特林级长冷着脸大步走进礼堂的时候,提前收到呼神护卫的两位院长已经等在礼堂了。然而他们一派轻松的样子,好像这件事并没有违反校规,也并没有造成伤害一样。两位院长朝他点点头,指指观星塔的方向,看见青年故作冷峻的表情被耳尖的红色出卖,就手挽手离开了。

“刚。”
堂本刚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那位斯莱特林级长来兴师问罪了,明明该是优雅轻巧的斯莱特林,走路的动静却和熊一样大。他漫无边际的想着,被肩膀上的力气拉扯着打断了思绪。对方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站着,刚可以看到他眼下那颗细小可爱的痣。好想摸摸看啊,这样想着抬起手,却被一把抓住。
“你当级长了怎么不告诉我?”面前一副大爷脸的人问他。
刚只是眨巴着眼睛不说话,大爷脸泄了气,慢慢软化下来。“好啦,那时候我不该故意捣乱弄那只巧克力蛙,对不起啦。”接着又小心翼翼看向刚的黑眼睛:“暑假的时候,咳,我姐非缠着我去海外…………我发誓不是去看F1!真的是我姐需要个苦力而已!”
刚其实都知道,就是想看他一样样扒拉出来交代的样子,他微微笑着,等着面前的大爷脸变成不管不顾的撒娇脸,才贴上前去亲了亲那颗他觊觎已久的泪痣。

嘴唇刚离开对方的脸颊就被对方的双唇捕获,互相纠缠舔舐像是要把长久的想念化成蜜糖全部融在这个亲吻里。一吻过后刚软着腰被对方抱着,那人舔舔嘴角在他耳边轻声说:“关于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口令的问题,鉴于我下午过分充实的课表,我们只好晚上在级长浴室里讨论解决,行吗?”

刚同样附在他耳边,用甜蜜的气声回答:“当然了,光一前辈。”

接着他推开仿佛被一句话施了定身咒的光一,笑着召来了自己的扫帚飞上了天空。

堂本光一忿忿不平的想,等着吧堂本刚今晚你别想十二点之前回塔楼了。

*无关紧要的交代:公共休息室的口令是“红茉来铃” 所有人都在思考学院里是不是存在这么个人,被他们的级长大人爱慕上,采用口令的方式记录这段恋爱。只有两个学院的高年级同学眼观鼻鼻观心并不做猜测。

2016-10-12
 
评论(15)
热度(99)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