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关于某个男人的童话


*古鲁瓦尔多生日企划【罗生门】(手机不知道怎么放链接ry)
*棕精靈威廉設定
*R卡劇透有 生前捏造有


關於某個男人的童話


這是個很簡單、又無趣的、關於某個男人的童話。

古魯瓦爾多是在那個黑漆漆的地下室醒來的,手裏原本捏著的尖銳的剔骨刀正岌岌可危的掛在指尖,差一點就要滑落下去落在他自己的腳面上。他小小的手掌發力握住小刀把它扔在桌面上,在貴重的胡桃木長桌上增添了又一道傷痕。這道新生的傷痕破開凝固已久的暗色污垢,露出內裏鵝黃色的木質,突兀地橫亙在深色的長桌上。小刀在碰撞到一節白森森的骨頭後停止了滑行,發出的輕微聲響讓眯縫著眼猶帶睡意的小王子徹底清醒過來。

果然,今天也被清理過。該是抓捕獵物的時候了。

幼小的王子殿下有著與這個年紀不相符的喜好,喜愛狩獵渴求死亡的他礙於年幼只能尋找體積尚小的生物進行狩獵和解剖。但是在獨自一人尋找獵物並捕獵成功回到地下室之後就感到了些許的疲倦。小孩子的體力總歸是不夠用的,這讓他總是在尚未進行精細解剖之前就沉沉睡去,留下滿桌的血污和草草處理過的屍塊。雖然和洛斐恩抱怨過,但是老人也只是說著“這是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等等毫無幫助的話語讓他自己解決,對於自己提出的做出恢復精力的藥劑或器械的想法,洛斐恩告誡他這樣只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力而已。於是他也只好承認這個事實,但是捕捉到獵物並製作標本的欲望是那麼強烈,以至於他明明清楚自己的身體撐不了這麼久,卻還是放不下手裏的解剖刀。

在某天被肩背的酸痛喚醒時,古魯瓦爾多很確定自己是在剔出骨骼的同時保持著這個姿勢睡著了。雖然在陰冷的地下室中不用過於擔心獵物的肉體會腐爛發臭的問題,但是潮濕的環境引發的黴菌污染或者使動物毛皮受損還是會讓他擔心這一次的標本是不是又失敗了。雖然說失敗了可以再去捕捉,但是這邊的動物好像已經少了不少,是時候停止狩獵讓它們繁衍一段時間了……古魯瓦爾多一邊想著,一邊揉著僵硬的脖頸抬起眼。映入眼簾的是被擦拭保養過擺放好的各類刀具、分門別類擺放整齊的各種藥劑、已經被進行了簡單的清理殺菌處理的標本,滿是血污的地面和長桌都被擦洗得纖塵不染。處理標本過程中出現的垃圾也都憑空消失,這個本應是髒兮兮血淋淋的地方如今打掃得乾乾淨淨,除了這壓抑沉悶的氣氛以及擺放的“裝飾品”太過於血腥之外,簡直可以拿出來當作會客室使用,雖然說除了古魯瓦爾多和洛斐恩以外,大概並沒有人會踏入這裏。既然沒有可能是被城堡的女僕打掃過,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洛斐恩心血來潮深夜跑來關心小王子的身體狀況順便清理了這個房間,即使這可能性微小到近乎沒有,但是沒法找到更好解釋的古魯瓦爾多還是決定去找洛斐恩確定一下。

“我並沒有去過,殿下。昨天我有點疲倦,一早就休息了。”洛斐恩放下手裏的各類儀器,低頭看著皺著眉的小王子,猜測對方可能是因為屬於自己的物品被他人處理過而感到不滿,洛斐恩想了想,示意古魯瓦爾多伸出手來,用某個發著藍光的物體掃過他的手掌,又轉回工作臺搗鼓了兩下,最後拿出一個圓圓的裝置遞給古魯瓦爾多:“殿下,這是個小型的陷阱,您將這上面的監控器——對,就是這張薄薄的透明的東西——貼在常用的小刀刀柄上吧。殿下的掌紋已經被記錄進去了,只要是除殿下之外的人接觸這把小刀就會引發陷阱,捕捉到目標並且釋放高壓電流使其暈眩。”
“殿下。”在古魯瓦爾多接過陷阱點頭示意自己離開之後,洛斐恩忽然又出聲喚住了他。在對上王子難得閃亮起來的眼睛時,他開口道:“您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要是這陷阱抓到了什麼東西的話,請您一定不要隨意處置啊。”
“知道了洛斐恩,你去繼續忙你的吧。”小小的王子點了點頭,攥著手裏的陷阱邁步走了出去。

為了引誘出可能存在的犯人,古魯瓦爾多仍然是按照自己平時的流程完成自己的一天,雖然之前洛斐恩還在擔心王子因為太過興奮腎上腺素分泌過多導致無法睡著,但是精神的興奮果然還是不敵身體的疲憊。在聽到一聲鈍響的時驚醒的古魯瓦爾多還沒抬起頭就先被手臂的酸麻感給壓垮,然而剛剛聽見的那響動聲告訴他真的抓到了什麼在夜晚來拜訪他這間陰森森房間的東西。於是他顧不上手臂的不適直起身仔細觀察著房間。不管那是人類還是魔物,古魯瓦爾多都很樂意見識見識。

在環顧四周無果之後,古魯瓦爾多才慢慢的把視線落到了長桌之上。那裏有一團癱軟的褐色物體,因為顏色太深,乍看之下和桌面渾然一體,所以古魯瓦爾多才沒有及時察覺。他拿起小刀輕輕地戳了戳那個東西,銀質的刀尖並沒有變色,證明這東西的表面沒有毒性。古魯瓦爾多這才放心的用手指提起了它——不,是他。

這是個小人,或者該說,小精靈?雖然古魯瓦爾多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小精靈,但是他也不反感看看那些精靈相關的書籍。這小精靈裹著一團褐色的布料用以敝體,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的,古魯瓦爾多不得不摘下精靈的兜帽,試圖看清他的臉孔。對方有著尖尖的耳朵,柔軟的橘色頭髮和淺淺地皺在一起的劍眉,嘴唇緊緊地抿成一條線,整張臉上透著一股油然而生的嚴肅感和敬畏感。如果不是因為看到他拿著的打掃工具,古魯瓦爾多也不會相信這是那個幫他清理房間的傢夥。這精靈看起來更像個軍人,要是把他手裏捏著的迷你掃帚換成長劍,把破布換成軍裝,再讓身體長大些,都可以直接拉去隆茲布魯軍隊當軍官了。

話說回來,洛斐恩在這個裝置裏設定的電流大小是按照成人體積來計算的吧?

看著手掌大小的小精靈,小王子陷入了思考。

…………啊,這傢夥,還有在呼吸嗎?

“洛斐恩,快幫我看看這傢夥死了沒有。”王子殿下深夜急匆匆地推開老家臣的房門時,洛斐恩正在調試桌面上一臺奇形怪狀的機械。驚訝於那個王子居然會緊張一個生命死活的洛斐恩接過他手裏的手帕,在看到裏面包裹著的生物時,身為嚴謹的科技工作者的老人陷入了震驚。

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精靈?他們有翅膀嗎?有尖尖的耳朵嗎?他們的壽命有多長?有族群嗎?是群居還是獨居?會不會魔法?身體構造是怎樣的?需不需要進食?如果需要進食的話,又需要哪些種類的食物?

不過冷靜的理智很快喚回了他,在洛斐恩檢查小精靈身體的時候,古魯瓦爾多從洛斐恩種類繁多的書櫃裏,伸手挑出了一本精靈圖鑒。

“棕色的……喜歡打掃……不,他沒有製作靴子……怎麼都是些喜歡惡作劇的精靈,那大概就是這個種類了吧。”小王子的手指停留在Brownie的頁面上:“善良的小精靈,總是穿著棕色衣服所以被叫做棕精靈,如果對他們好的話就會幫你做家務……嗯?我不記得自己以前有見過什麼精靈……不需要酬勞不然會感到被冒犯,喜歡牛奶……這裏是什麼?”

面前攤開的古籍上寫著“如果被冒犯有可能轉化成惡靈。”附贈了一幅張牙舞爪的惡魔圖畫。一瞬間對死亡的渴求席捲了他的全身,想要冒犯這種小精靈很簡單,扔給他金錢或者珠寶就好。然而腦海中浮現出橘發的小精靈一點一點認認真真地擦洗著長桌和地面的身影,古魯瓦爾多莫名的覺得這樣也不錯。

新奇的東西總會引人好奇的,所以等會還是把房間裏的牛奶拿來給他喝吧。

精靈是在牛奶的甜香裏醒來的。

體力尚且沒有恢復,身體仍然殘留著電流通過的刺痛感,即使如此他的第一反應也是爬起來警戒四周。發現沒有人類的時候,小小的精靈松了口氣。身側擺著的淺口碟裏擺著以兒童而言都像是玩具一般的小銀勺,對精靈來說卻像是攪拌大鍋的湯勺一樣大,然而精靈輕鬆地抬起了它,然後咕嘟咕嘟地飲用著牛奶。仗著體型優勢得以躲進洛斐恩擺放得亂糟糟的書籍間窺探精靈的小王子看著很滿足的精靈,嘴角也悄悄拉起了一點弧度。

喝完牛奶的小精靈開始四處打量,原本舒展開一些的眉頭在看見這個可謂狂風過境般淩亂的房間時又皺在了一起,他整理了一下斗篷,接著閉上了眼睛。
——古魯瓦爾多覺得這是他到目前為止看過的最奇怪、最驚人、又莫名地美麗的畫面了。

小精靈的周身逐漸浮現出淡淡的銀光,那光芒溫和地包裹著他的身體,仿佛一層輕紗。然後光芒逐漸明亮起來,他的身體忽然開始急速成長,一個輪廓清俊的年輕男人出現了。最後那精靈裹著長長的大斗篷落在地面上,斗篷下的身軀筆直又柔韌,讓人聯想到新生的白楊。他的眼睛像是山野間的森林、高山上的湖泊一樣,綠得讓人心悸。古魯瓦爾多聯想起自己剛剛讀過的文獻裏將小仙子和棕精靈劃分到同一類別,之前他還在疑惑對於兩者長相的描述完全不相似怎麼能是同個種族,現在他發覺面前精靈的相貌的確不辱“精靈”傳說給人留下的印象。而且“精靈都是被自然祝福過的”這句話也沒頭沒腦地出現在自己腦海中。

可是當銀光散去,男人一臉嚴肅的開始整理起房間的時候,看起來就僅僅是個苦惱自己為什麼攤上這麼個麻煩主人的普通僕從了。古魯瓦爾多想了想,覺得還是繼續蹲在書堆中央吧。這樣對方在搬開一摞書籍的時候就被小王子成功的嚇到了,男人還是下意識地把書歸攏放在了一邊。因為不知道自己是該消失還是該繼續整理,他有些手足無措,最後仿佛下定決心一般周身泛起淡淡的銀色,把手放在王子的額頭上打算消除他的記憶,但是碰到的卻是小刀冰涼的刀柄。小王子的手指搭在放電裝置的開關上,說道:

“如果你要跑,我就再電暈你一次。”

姑且不論精靈能不能明白“電”是怎麼一回事,見到這個小刀的時候還是會想起來之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的,精靈凝視著面前石榴石一樣鮮紅的眼睛,歎了口氣:“我不會逃跑的。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

洛斐恩和古魯瓦爾多的求知欲在這個晚上被徹底的滿足,洛斐恩已經跑去創建一個關於精靈的記錄檔案了。名為威廉庫魯托的精靈告訴了他們很多東西:比如精靈分種群來行動,同時在種群中也有單獨行動和群體行動的精靈;精靈有著自己的地盤,比如隆茲布魯王國就是威廉的負責範圍;精靈的確會簡單的魔法,所有精靈都能夠在他們想要的時候消除人類的記憶。不過大部分都是根據種族來劃分的,比如棕精靈會簡單的清潔魔法(說著他演示了一下小範圍內的灰塵處理)而帶有惡意的精靈可以漂浮物體四處亂扔;“我們一般不用魔法攻擊人類,”威廉說,“因為那些有攻擊性的精靈自己就長著尖銳的牙齒和爪子,而且精靈的速度很快力氣也比人類大,所以他們大可以自己攻擊人類,不需要借助魔法。”

“你們這些棕精靈在遇到威脅的時候怎麼處理?還有,是所有的精靈都像你一樣可以自由變化嗎?”古魯瓦爾多仰起臉看著精靈,對方習慣性地皺起眉頭,微微思考著:“我們通常是不會被人類危害的,因為在知道我們是棕精靈之後大部分的人類都算是比較友好。如果被冒犯了或者被傷害了,我們會惡靈化,到那時候,您就得去問哥布林或紅帽子他們是怎麼處理威脅的了。”他低頭看著小王子過分蒼白的皮膚,輕聲說:“雖然我也不覺得您會害怕。但是如果對上一群壞的小精靈的話,還是快離開比較好。”

“至於自由變化………大概是因為我屬於精靈種族裏比較特殊的一支吧,我家是傳說中的守護者家系,父親有一天將某樣物體傳給我要我好好保管,自那之後我就能夠自由變化了。”精靈看著自己的手指低聲說,“這是為了守護別人的力量,不可以隨便使用的。”不管是為了守護人類,還是守護精靈。

“那你為什麼要變成這樣?”古魯瓦爾多盯住他的眼睛,精靈的眼睛很像湖水,裏面泛著一點點波紋:“這是為了更好的履行棕精靈的職責而已,殿下。身體變大一些,清理那些血跡會很方便……啊,我是不是不該提那個?”

“不,沒關係,說說看,你看到那些東西有什麼想法嗎?”

“為什麼忽然問起這個?在我看來,這不過是您的愛好而已,如果您能夠很好的控制這份欲望不隨意揮灑,那麼享受這份樂趣也只是您應得的。畢竟您從前就,……”精靈看著已經睡著的小王子,繼續說下去:“我希望您活的更快樂些,畢竟您從以前開始就像是在忍耐什麼一樣的活著啊。”

“而我不過是想守護這片土地罷了。”


由於種種原因累到睡著的小王子睡了一個飽足的長覺。他醒來後的第一反應就是看向房間,又是被打掃到一塵不染,但是卻沒有留下精靈的任何痕跡。古魯瓦爾多找到洛斐恩詢問他關於威廉庫魯托這名精靈的事情,而洛斐恩卻搖了搖頭。“我並不知道有什麼精靈,也不認識名為威廉庫魯托的人。”

難道是自己做了一場夢嗎?小刀上沒有什麼監控儀器,那把他翻找出來的精巧的小湯匙也原封不動地放在原處。精靈的消失如同他的出現一樣突兀,而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如此在意這只精靈,只是想聽聽他對自己這個人究竟有什麼樣的評價而已。最後那句話還沒聽見自己就已經睡著了,真是讓人在意。
但是如果像威廉說的一樣,他的地盤就是隆茲布魯王國,那麼這個精靈就永遠不會離開,他會看著這位黑王子從幼年成長為少年,最後成為君臨王國的黑衣之王。到了那時候他會怎麼說?是會承認我,歸順於我的意志之下,還是如同這世界上大部分人一樣疏遠我並且畏懼我呢?

王子站起身來,掃視過他的收藏品們。

不管怎麼樣,生命總是讓他煩躁的。

仿佛是要印證精靈所說的會消除記憶的說法,小王子逐漸忘記自己見過精靈並與之交談的事情。只是他有了個在睡前倒好一碗牛奶放在房間角落的習慣,第二天牛奶總是減少了許多。有人傳聞黑王子養了只貓獸人少女連連揮手表示並不是她。

3383年,被放逐的黑王子加入連隊。沒人會在地下室倒上一碗牛奶了,然而無人居住的王子的房間非常奇妙地沒有積上灰塵。

3392年,主動請纓帶領王國軍與帝國軍交戰的古魯瓦爾多王子率領軍隊前往魯比歐那,軍隊之中的那名大隊長讓王子覺得莫名的眼熟。然而他不管怎麼想也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這位橘發綠眼的軍人,即將到來的殺戮帶給他的興奮之情讓他早已把這小小的疑惑拋之腦後。



-End-


殿下生日快乐!!!!!!(大写加粗)

改了一点bug!
手机发的不知道格式会变成什么样希望还过得去(许愿)
这次因为很忙写的很赶非常赶感觉在拉低整个企划质量(泣)
大家的粮都超级棒,向各位太太和主催表白(比哈特)

评论(2)
热度(19)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