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3.21练笔

3.21

 @大狗 给的关键词:西瓜  爱情  故事   (这根本就是造句练习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向我喜欢的太太致敬。

所有的西瓜都是真实存在的西瓜XD

是个烂尾【捂脸


这是个西瓜的爱情故事。

西瓜哥哥长在地里,西瓜妹妹也长在地里。他们连在同一根藤上。

西瓜哥哥和西瓜妹妹是同时长大的,他们看着对方从小小的乒乓球长成大大的篮球大小的美丽圆润甜美多汁的西瓜,因为太熟悉反而不觉得自己会对对方有什么朋友以上的感觉。

他们在整个西瓜地里只能算是很普通的西瓜,比他们大的西瓜有,比他们好看的西瓜也有。他们的品种是最普通的麒麟瓜,这一大块西瓜地了除了有这种普通瓜种,还有很多新奇的新品种西瓜,例如冰淇淋西瓜,他们这一族有香草冰淇淋一样的口感和惹人喜爱的淡淡粉色瓜瓤;又例如方形西瓜,顾名思义,他们一族都是方形的,看起来别样有趣;他们只是最普通的那种红瓤的圆西瓜,唯一的优点只有又甜又多汁。他们甚至都不是无籽的种类!虽然西瓜地里其他的西瓜都看不起他们,“现在有籽瓜根本没有市场!”(他们这么说)。但是他们完全不关心这个,他们可是有梦想的瓜!作为有梦想的瓜怎么能随随便便被人们吃掉呢!

关于他们的梦想,还得从另一个地方说起。

西瓜哥哥和西瓜妹妹所生长的这根藤蔓是双蔓,虽然刚开始这根大藤蔓上有四五条粗细不等的蔓条,但是某天被瓜农给剔除了。托这个的福,西瓜哥哥和西瓜妹妹靠近了瓜田的边缘,那里有一个大大的老树墩。老树墩原本是一棵老树,因为这块地被辟为瓜田,老树被砍倒后就留下了这个树墩。老树墩的年轮多到让人眼花缭乱,他生长在这里很久了,就算只剩下一个树墩,他的知识和意识依然留在这里。他常常和两个西瓜聊天。

某一天,这还是西瓜哥哥和西瓜妹妹很小的时候的事了。

老树墩问他们,有没有觉得自己和对方明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只是碰巧生在同一条藤上就要以兄妹相称这件事感到不爽。

他们看看对方,“的确是的。”西瓜妹妹说,“我已经厌倦总要喊他哥哥了。”

“我也是。”西瓜哥哥也点点头。

“那我给你们起个名字吧。”老树墩说。

“你叫上海自来水。”老树墩指着西瓜哥哥,“而你叫水来自海上。”他看向妹妹。

他们面面相觑,“为什么我们要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妹妹最先沉不住气。

“对啊,而且这名字怎么回事,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哥哥也跟着说。

“情侣名哦,很不错吧。”老树墩竖起一个小枝桠。

“不错个鬼哦,换一个,而且我为什么要和他用情侣名啊?”妹妹平静的说。

“因为作者设定你们之间要产生爱情。”老树墩也平静的回答。

“作者脑子有病吧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说起来我们是两个西瓜,谈什么恋爱啊。”

“不行!!”哪想到老树墩忽然开始激动起来,“这种‘因为我们是西瓜所以怎样都好’的心情是怎么回事!要有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即使是西瓜也要有梦想和希望!”

“当年的我就是栽在你们这个想法上的。”

老树墩的血泪史太长如果全写出来西瓜们的故事就不够地方了,于是西瓜妹妹向我们简单地概括了一下:老树在还是小树的时候爱上了一只来自西方的鸟。当时的小树是没有梦想的,直到这只鸟出现。他们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他们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这只鸟被小树挽留了很久,最终因为家族原因不得不离去。当时的小树现在的老树非常痛苦,发誓去要到这只鸟所在的西方再见她一眼,不管用什么方法。

“所以那时他们砍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完全不挣扎,一想到这些树干可能会被做成家具出口国外我就一阵激动,我也许还能再见到她。”老树墩用充满爱恋的语气结束了这个故事。

西瓜哥哥鼓起掌来,“令人感动。”西瓜妹妹也说道:“其实你根本没办法挣扎吧。”

“所以,老树,你现在见到了那只鸟吗?”西瓜哥哥瞪了眼西瓜妹妹,对老树墩说。

“还没有………唉,我还能活多久呢?我又要过多久才能见到她呢?”老树墩沉重的说。

“也许你永远都见不到她了。”妹妹平静的说。“但是,我们也许能代替你见到她。”西瓜妹妹无视哥哥难看的脸继续说。

“既然你说我们没有梦想是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帮你实现这个梦想吧,而且我自己对西方国度也很感兴趣。怎么样老树墩?”西瓜妹妹看着西瓜哥哥对老树墩说。

“如果你是看着我说这句话的话我会更感动,不过谢谢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梦想!”老树墩泪眼朦胧的说。

“我的意见呢…………?”西瓜哥哥弱弱的举起身上的叶片,被西瓜妹妹无视了。

 “这样的话,为了让她能认出你们,我把那时她给你们起的名字告诉你们吧。你,叫沃特,而你,叫麦伦。”老树墩先对哥哥,后对妹妹说。

“…………………………”

“………感觉我的名字很微妙的样子。”西瓜妹妹、不,是麦伦说。

“………为什么她那时候给我们起名字了啊,我们还没出生吧?甚至都没出现吧?”沃特说。

“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就不要管了。既然你们愿意继承我的梦想,我也能放心了…………”老树墩欣慰又轻松的笑了。

“不要说这种像立Flag一样的话啊。”麦伦面无表情的说。

“说起来我根本都没说我愿意帮忙啊?”沃特也面无表情的说。

 

不管沃特怎么挣扎麦伦都决定了他们一起努力实现这个去西方的梦想。老树墩也认为他们已经从一介普通的西瓜变成了有梦想有思想的新新西瓜,于是在某个下雨天,已经很老很老了的老树墩安静的消逝在了闪电里。

沃特和麦伦默默把老树墩的每句话都记在了心里。他们成长着,逐渐成为了这片瓜地里最普通,又最不普通的存在。

最后故事的结尾其实十分悲伤。

在收获季,沃特和麦伦被放置在了完全不同的车上。沃特听见麦伦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记得我们的梦想!记得老树墩!还有,一定要记得我!”

这是一向性格冷淡的麦伦对他说的最激动的一句话。

 

沃特的运气特别好。

他没有被人随随便便的送进肚子里,而是被一个雕刻造型家买走了。

他作为参赛作品被送去了国外参加展出。他多么期望能在这里见到麦伦啊。

 

沃特被刷上清漆细心的保存了起来。他被放置在了雕刻家开设在那个西方国家的某个教室里。

过了五十年,雕刻家的名气消逝,这个教室也被重新装修成别的地方。

沃特被丢在了垃圾场,摔得粉碎,他的一部分飞到了某户人家的花园里。

在那里的土地上,沃特发现了一颗西瓜子,因为日晒雨淋已经变得干瘪了。她忘记了很多东西,但是她还活着。

沃特只能判断她是个女孩子,但是并不能确定她是不是麦伦。因为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沃特感到非常幸福。

因为她唯一记得的一件事是:去西方,见某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我们终于来到西方了,对吧麦伦?”

那一部分沃特的身体逐渐腐烂,剩下一些西瓜子。

这一颗沃特的西瓜子和那一颗或许是麦伦的西瓜子依偎在一起,看着飞过这个西方国度湛蓝天空的飞鸟。


                                                                                                TW   2550

2015-03-21
 
评论(2)
热度(2)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