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3.19练笔

三小时才这么点我ry

选了错误的BGM,我的错(沉痛

多练,多练,多练。



 @大狗 给的关键词:失败  真空  忘记

  

她活在真空里,上下漂浮。

“哎,她看上去真的好阴暗啊,像是哪个阴沟里爬出来的一样。”

“诶~真的诶哈哈哈哈哈哈这种形容方式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看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啊~!真是完美的描述!给你打个…30分好啦!”

“啊不是完美的描述吗怎么才30分啊!”

“谁要你描述的对象是那么恶心的人啊,吃饭的时候说这个害我都吃不下了~!”

“好啦好啦不说了。哎最近好想买新的衣服啊!!”

“描述对象”正坐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后方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的午饭,学校派发的千篇一律的所谓“营养午餐”不过也只是满是肥腻的油汤、少的可怜的肉类和菜叶已经蔫得发黄的白菜,让人没有入口的愿望。她拨了拨剩下的饭菜,放弃了一般扔下了勺子。

…………待会一定会饿的,去买些什么吃呢?

这样想着的她盖上饭盒的盖子把它放进学校统一的饭箱,那群女生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动作,相互间使个眼色推搡手臂:“你看啊”“哈哈哈听见了吧”“诶不是都怪你说那么大声”“什么啊你也说了吧”“哈哈听见了又怎么样啊她自己肯定也这么觉得吧,你看她自己都吃不下了”“……”

尖利的声音随着她的逐渐远去而消失。她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耳畔是身体里血液撞击血管的砰砰声。

 

只要塞上耳朵就听不见了。

“你怎么这么笨啊!”

(只是一次考试失利而已啊妈妈。)

“啊啊,她吗,看上去超恶心的。油腻腻的头发,老是穿那一套衣服,有那么穷酸吗?”

(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买高级香波和更多的衣服了啊。)

“怎么那么喜欢和老师套近乎啊……真烦。”

(只是去向老师请教问题而已啊。)

只要闭上眼睛就看不见了。

被刻意弄乱的课桌,时而飘来的嫌恶的视线,嘲笑时裂开的嘴角,桌子上写着的‘去死吧’的字样。

只要忘记这些就好了。

只要忘记这些不快乐的记忆,忘记这些恶毒的言语和不幸的事情,那么它们就相当于不存在对吧?

是的,我只是个普通的女生,普通的外表,普通的生活,普通的学习。有一个普通的,温柔和蔼的母亲,会担忧我的饮食起居,会关心我的低落心情。有普通的可以聊自己的烦恼、学习、恋爱话题的一起欢笑的朋友。有普通的女生一样的爱好,有普通女生一样的恋爱心情。

我也和她们一样喜欢漂亮闪耀的衣服饰品;我也和她们一样想试试车站前新开的意大利冰淇淋店;我也和她们一样幻想着言情小说和恋爱漫画里的浪漫情节;我也和她们一样,想让自己变成美丽的存在。

我不能成为美丽的存在,连‘普通’这个特质都要从我身上剥夺吗。

把这些尖锐的言语隔绝在自身存在之外,我就不是你们说的那个恶心,阴暗,让人作呕的人了吧?

 

与常人有些许差异的我是奇怪的人吗?

他人常常投去那‘你是异类’的眼神,她想着,为什么呢?

我若是活着不被他人认同,我就是人类这个产品中的失败品吗?

为什么?这是被谁规定的?




“连这也不知道的你,果然是失败啊。”




                                                                        Textword1119

2015-03-19
 
评论(6)
热度(2)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