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贱虫】如若往昔

给阿七,一个拖了不知道多久的生贺【滑跪.gif

还写得乱七八糟【哭脸

而且我不会艾特【跪



               如若往昔

*又名关于节日习俗的讨论【划掉

*贱虫

*不知道是个啥走向

*贱贱真的好难写啊(小蜘蛛也一样

*不可避免的哦哦西

*给阿七!过了很久的生日快乐!

 

 

这不是个让人感到愉快的晚上,死侍后悔他来之前没有查查天气预报。

他站在黑暗的巷子里周身黏腻,脚下踩着的暗红近黑的厚重液体提醒着此地的杀戮。那让人联想到新烧的沥青,漆黑、沉重且炙热。他把手里的太刀插回背后的刀鞘,抬头看向头顶的某一处。蹲踞在暗蓝色天鹅绒般天空下的身影一如往昔的柔软清瘦,因为逆光而模糊不清的脸部被死侍脑补出了甜蜜的微笑——不不不,你明白他的,一定是像你往日所见一样严肃认真,眼睛不满的眯起,浓密的眉毛也会皱成一团——然后他红润的,你最喜欢的有着甜蜜香气的嘴唇也会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像往日你当着他的面杀人时,像往日你涎皮赖脸地向他讨要一个亲吻时。那种时候他总是很害羞,而你总是乐于亲吻他红透了的耳尖。

死侍站在浓重的夜色里想入非非,一点儿也没在意四处掉落的四肢残骸。他再次抬头看向蹲在楼顶的蜘蛛侠,年轻的英雄似乎是碍于对巷子里惨状的恐惧,又或者是在观望下面这个危险的杀人犯的行动。总之,他仍然保持着相同的动作没有动静,他们之间也维持着一种诡异的、让人喘不过气的平衡。

再或者,他根本没有看见我。死侍沮丧地想着,毕竟我和他也不太熟,而且我还穿了一身隐形衣*。

旁白安慰他,嘿哥们别这么想,如果他没发现你的话也不会在这种热死了的天气里蹲楼顶上这么久,谁不想早早结束这该死的晚间巡逻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呢?

小蜘蛛就不。死侍反驳,他总是晃荡到大街上没一个人了才休息。但是这里是纽约宝贝!有哪个晚上是没人出动的?所以死侍以前碰上蜘蛛侠时都会想尽各种办法把他拖回家,不然他就会晃荡到四五点才回家洗个澡再拖着两个黑眼圈去上课。即使那些方法看起来像是在耍流氓,但他也是为了小蜘蛛的身体健康,不是吗?

你就是在耍流氓,还有我不觉得你这样能让他身体好,旁白说。嘿你不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他累了蹲在楼顶上休息会儿?

你休息时大头朝下吗?又不是蝙蝠,小蜘蛛可是个穷苦孩子,别把他和哥谭市的那有钱佬扯上关系。

那现在怎么办啊人家看上去是敌不动我不动啊。

你闭嘴,不帮忙出点子就别瞎催。死侍挥手赶走了旁白。

怎么让小蜘蛛下来和他见个面呢?他和小蜘蛛不同不能在建筑物之间飞来飞去,他的喷射推进器在这种狭窄的巷子里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等他一层一层爬上楼顶时小蜘蛛很可能烦了就走了。他可不想做这种麻烦事。以前我都不用这么拼命的,小蜘蛛知道该怎么做。现在他该怎么办?挥手问他嗨Spidy你还记得你的亲亲Deadpool吗?

他大概会被蛛网炮弹糊住嘴巴然后再被倒吊在电视塔上一个星期直到有人敢来救他。

死侍烦躁起来——原本他便没有什么耐心——他第三次抬起头注视着月光下那位超级英雄坚定的身影时,张开嘴呼唤:“彼特。”

他看见月光下的英雄猛地一颤,面罩上眼睛的部分因不可置信而变大,死侍笑起来,尽管被面罩挡住了也依然真心实意地笑着:“嘿我亲爱的Spidy——呜哦——!”

下一秒他便被纽约市的好邻居他的好搭档(自认)蜘蛛侠拎着制服后领没有沾到血迹的地方腾空而起。和以往每次一样,他站在血泊里朝他的小蜘蛛伸出双手,年轻的英雄总会不情不愿地提着他的后领穿梭在纽约的高楼大厦间,最后丢在某个楼顶上,向他抱怨争吵最后被他哄回一个温顺的乖孩子。

真希望这次也一样,死侍闭上眼感受着纽约市的金属气味,冷硬的钢铁和繁杂的市井之声总让他尝到厚重的铁锈味。

嘿老兄别傻了那是你身上血的气味。旁白说。

死侍第二次叫它闭嘴。

他们最终落在一座一片黑暗的大楼顶部,四面的楼房都一片明亮,唯独他们置身之地四处漆黑。死侍甚至都要看不清蜘蛛侠制服上的颜色,他像是穿着一身黑色制服,这让死侍感到害怕。

他不是毒液,死侍对自己说,他不是毒液,你明白的。

然而他没来由的感到身上一阵发冷。他不敢开口,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实际上,他都没想要再和他交谈。他原本只计划了把他引出来看一眼,却不断的想要更多。现在发展到这种竟然让他想转身逃跑的尴尬局面,他那抽风了的脑子功不可没。

“呃,嗨。”死侍拼命转动他那抽风了的脑子,“Spidy?你记得——”他没说完的话断在喉咙里,因为蜘蛛侠向他发射了一个蛛网炮弹黏住了他的嘴巴。“Deadpool,你居然还敢在我的地盘上杀人?!”年轻的声音充满怒气,“我跟你说了上次就说了上上次也说了每一次都说了不准!!再!!杀人!!至少不准在我的地盘上杀人!虽然我知道和你这种人立下约定什么的完全没用但是这明明是你自己软磨硬泡逼着我定这个约定的!!有约定就给我好好遵守你心里难道没有做人的守则吗!?”

原来这边的剧本是这样,死侍想。评估了一下自己的行为,他为他自己做出了还算是符合规则的回答:“Spidy,你要知道我只是个拿钱办事的可怜佣兵!我做人的守则就是拿钱做事这一条原则。至于杀人,这是雇主的要求,即使我想拿小鹿的心肝来向雇主交差,那面饶舌的玻璃镜子*也会出卖我呀!”

“但你明明不用非得接杀人的任务!”蜘蛛侠仍然愤愤不平,“你并不是一定得要杀人不是吗?”

“说得好像我一脸痛苦地抱着头对雇主说我不要杀人就能拒绝一样。而且那样钱更多啊,宝贝。”死侍笑起来,像在嘲弄也像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无谓。“你明明都知道不是吗Spidy?”

年轻的英雄站在原地没有了回答。死侍觉得他也差不多该走了——你看!小蜘蛛甚至还向我说话抱怨了!——这可是以后再不会有的经历了。他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转身打算往楼下跳,然后蛛网抓住了他。

“你去哪儿死侍?”年轻人维持着发射蛛网的动作。

“我该走了小蜘蛛,别太想我了!如果实在是想我想得睡不着觉的话就打开窗户大声呼喊‘Desdpool I love you!’说不定我会迅速出现的!”死侍笑着挥挥手。

“你不太对劲,要我说的话。”蜘蛛侠反常地没有尴尬的将他打飞出去反而凑近了死侍的脸,“你有什么阴谋?又要去入侵神盾局?还是打算去杀别的什么人?”

“我并没有…嘿!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杀人狂?哦好吧就我的履历来说的确是能算得上了。但是你不能想我点好的吗亲爱的小蜘蛛?也许我只是要去领我的另一半工资,或者我是要去给你买一束情人节用的玫瑰花?”

“我更乐意送你万圣节的糖果好让你再也别出现。”蜘蛛侠眯起眼。

“如果你乐意!哦你知道吗小蜘蛛,送糖或者不送糖什么的都是假的!人类赋予他们意义是为了什么呢?用美好快乐的外衣包裹的恐怖故事归根究底还是个恐怖故事!鬼怪始终会在该出现时出现,不管用怎样的办法都不能阻止它们,除非你用死亡抹去它们的存在。但是说到底死亡也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每个世界里都有你害怕的事物!而你不可能去每个世界阻止你害怕的事情发生在你面前!你杀死了这个世界的怪物另一个世界依旧存在然后另一个世界的你依旧会遇见它们。那时你该怎么办?继续杀?永无止境的杀下去?还是干脆放弃抵抗让自己接受这些恐惧?”死侍忽然间眉飞色舞起来,年轻的英雄似乎被吓了一跳。

不过因为死侍总是忽然发难,蜘蛛侠也逐渐习惯了他的突发奇想,“我想,呃。大概会阻止他们吧。”他搔搔头。“我不一定非要杀死他们不是吗?除非那个人真的作恶多端十恶不赦……杀死自己害怕的东西不过是一种逃避,你没胆量正面去面对它们,也就没可能真正的杀死它们。我是这么一说啦……听起来挺像大道理的不过我觉得还挺对的……”

“是啊,是啊。”死侍点点头,“真不愧是小蜘蛛呢。”

“但是还是没办法,我可是个胆小鬼啊。”

死侍切断背上的蛛丝,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再见啦伙计,运气好的话你大概不会再见到‘我’了!”

“死侍?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

“回那个没有你的地方,宝贝。”死侍在下落的风里抛出一记飞吻。

 

啊,这是像过去一样,蜘蛛侠成功地被他的超能好朋友好搭档同时又是死对头的死侍给欺骗糊弄,和过去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死侍的话,和过去一样莫名出现又莫名离开的死侍。

“他到底怎么回事,脑子坏得更厉害了吗……”年轻的男孩打了个哈欠,“好困,今晚先回去好了……”走到一半又停住了脚步,“没有我的地方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他们那群人的老巢?那的确是没有我的地方,因为我可是纽约市的好邻居蜘蛛侠!”

在高楼间飞舞的自信满满的年轻身影定格在逐渐消失的死侍的眼里。

 

“我以为你不会来看他。”

“嘿!为什么!这可是我的Spidy!我的好搭档!我超级喜欢他的!”

“那你为什么杀他?”

“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甜食吧。”死侍咧开嘴笑了笑,抬手拍了拍冰冷的墓碑。“下次别给糖,好伙计。”

像往昔他拍打年轻男孩生气的脸颊和他斗嘴一样。


2015-02-17
 
评论(1)
热度(14)
  1. 大狗宴飨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票大!!!求更多的文呜呜呜呜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