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双研】虚空妄言(未完)

*董香视角的双研

*白研x黑金木

*白研聚聚教你如何无意识放闪光弹

  

 

       雾岛董香觉得金木研正在逐渐变化,那并不是指外貌上的改变,而是更深处的东西。

      例如有时候会弯折指节发出咔吧的响声,神态动作都像极了壁虎。

      例如有时候会变得莫名残暴嗜血。

      例如他无论何时都不再变化的漠然表情。

      例如那个总是一脸弱气的娃娃脸男生第一次开口打断她的话。

      例如,金木研再也没有露出过和从前一样的腼腆又温和的微笑。

      那个天真无害的他,大概已经被青铜树杀死了吧。

      金木研已经消失了,不复存在。从青铜树回来时她就该意识到这一点了。

 

      然而在通知栏前与永近英良相遇时,她仍然忍不住想念那个有着安静又羞怯笑容的男孩。她对永近英良大吼他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她坚信金木研仍然还保留这一部分之前的自己,她坚信金木研不过是暂时被残酷现实折磨得失去了方向,是打击来的太快太猛烈,才会一时失控。

     而她不愿承认的是,早在金木研由人类变为喰种时,这些变化就初现端倪,再由之后的白鸽事件,美食家事件,一点一滴地成为剧毒消融着那个金木研,把他打散、重组,成为这个“金木研”。

     亦即,从金木研成为喰种的时候,他就不可能再保住自己的天真与温柔,没有人能再度看见原来的他。

     在古董里听见别人说那个独眼来过时董香几乎想也不想就冲了出去,她在心里想着这次一定要逮到他。一定要让他回来!明明没有忘记重要的大家,为什么要把一切都背负到自己身上?

     可是当她在楼顶见到金木时,她在心里呐喊着的那些话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面前的家伙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她在金木研面前一向行为霸道口齿伶俐,如今却张口结舌茫然无措。

   “我知道了。”他们互瞪了几分钟后,金木研首先开口了。

   “你想说的那些话,看着我是说不出来的吧。”

      咦?他在说什么?‘我’?你不就是金木吗?

   “你想见那个金木吧。”

      那个金木?难道金木研还有几个吗?

      眼前的人分明和金木研有同样面容、身形和声音,却完全像是谈论另一个人一样谈论着“自己”。

      在雾岛董香被突如其来的混乱搅得不知该作何选择时,“金木研”已经帮她选好了。他转身朝楼梯口走去,白发被楼顶的狂风吹得失了形状。他微微偏过头,露出明明不感到饥饿也一样鲜艳的赤色。

   “跟我来。”

      这个男人像是知道她会追上来,也知道她会忽然沉默。全程都是他在自说自话,但雾岛董香就是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她有预感,在“金木研”这件事上,他一定没说谎。




                                                                       ——懒癌发作不想写了TBC

评论(28)
热度(35)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