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特效药

特效药

*短打 

*水仙拉郎 黑崎勇治×Smoky

*一点点赤百赤(?)

*昕生日快乐!给你ZZ小甜饼(nm @(○` 3′○) 

*我也想要特效药(吸鼻子

 

 

 

黑崎勇治感冒了。

 

ST一众都觉得天快塌了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月亮绕着太阳转了下一秒宇宙宣布终结了,只因为那个黑崎勇治感冒了。一时间所有人都绕着他转,即使是经历过很多的同伴,也还是不适应大家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小警犬皱着眉头垂着眼睛躲闪着所有人或探究或惊讶或了然或同情的眼神,本来凶巴巴可以吓得百合根举起双手投降的臭脸现在配上红红的鼻头和因为发热所以湿漉漉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可怜可爱,瞬间从狼犬变成软糯好捏的柯基的感觉让百合根恨不得上手揉揉,手刚伸出去一半就被赤城恶狠狠递出去的水杯烫了个激灵。

 

接过赤城好心(?)递来的热水,黑崎勇治还是有点恹恹的。平时不会感冒生病的人一旦感冒生病起来就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By青山);能战胜这幅身体的感冒病毒已经强大到一定地步了说不定其他被传染上的人就不止是感冒这么简单了(By已经戴上口罩的结城);轮到山吹,温和的僧侣只是双手合十向他致意;想要握住黑崎勇治的手向他表达自己的激动与担忧的百合根再次被赤城一把撞开:“我代替Cap宣布给黑崎勇治放假一周,一周之后我要见到一个健健康康的黑崎勇治,明白了吗?”

 

于是伴随着百合根的惨叫声(“欸什么时候做事情都不需要我这个头儿同意了吗”)以及赤城凶恶的回嘴声(“没有想到ST的头儿居然是一个需要压榨生病成员的冷血无情的家伙”)黑崎勇治悄悄离开了ST的办公室。

 

“你说他会去哪儿?”结成翠摘下口罩甩了甩头发。

“谁知道呢,”青山翔翘着二郎腿把玩着手里的圆珠笔,“说不定是去找那个让他感冒的罪魁祸首?”

两个女生小声笑起来。

 

山吹再次双手合十,默默地为自己这位年轻友人祈求神佛保佑。

 

 

 

无名街还是老样子一副常年没有光日的样子,也还是老样子有人对他的进入施以冷眼。黑崎勇治撂翻第五个Ruby Boy的成员,猜想今天Smoky的心情大概不太好。他一边闪过又一个向他扑来的男人,一边侧过身踢飞前一个被他晃倒的人,心里估摸着得打倒多少个人Smoky才肯自己亲自上阵。感冒病毒飞速侵蚀着这个身体,黑崎勇治觉得身体有点沉,反应速度比起平时慢了不少,在眼角余光里看见军禄色大外套毛绒绒的帽檐一闪而过时已经来不及回身防御,于是气势汹汹地穿过布帘、木箱和锈迹斑斑的脚手架向他冲来的无名街老大轻而易举地就把还没反应过来的警犬打趴在了地上。

 

还好这块地方他们常来打架地上灰尘不算太多,饶是如此黑崎勇治也呛了点灰闷声咳嗽起来,Smoky拎起他的后领把人拽起来,挥挥手让大家都离开结束了今天的打架教学。Ruby Boy的成员看见终于是自己老大获得了大胜利欢呼着跑了,留下松松垮垮敞着外套里面只穿了件贴身黑T恤的Smoky和还在咳嗽的穿着沾满灰尘的黑皮衣的黑崎勇治。

 

“感冒了还穿这么点?”Smoky盯着面前人因为剧烈运动和感冒病毒而有些涨红的脸,“觉得自己是超人吗,重感冒就好好在家呆着别过来把病毒传染给我,还省去挨顿打。”

 

对方不说话只看着自己的眼睛,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低哑的字眼:“……想,见你。”

 

距离靠的太近,对方的声音太低沉,自己的耳朵太敏感,Smoky给自己迅速变红的耳朵找了如上几条理由,绝对,绝对不是因为这直球打得太过完美。

 

那边的黑崎勇治一如既往皱着眉头为Smoky拉好衣服,吸了吸鼻子:“…身体不好,要好好穿衣服。”然而重感冒的人现在正穿着单薄的皮衣吸着鼻水,完全没有说服力。Smoky难得孩子气的撇撇嘴,然后发现对方已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是打算离开了。

 

“你去哪里?”下意识追问对方,Smoky抓住男人的手腕重新把距离拉近,近看这人眼睛都蒙着一层水雾,大概是刚刚打架出了汗,在这聊天被冷风一吹,怕是感冒又加重了几分。被抓着手腕的那个人还一脸无辜,“我,我回去……治感冒。”

 

Smoky想放手,恋人是有能力治好自己的感冒的这点他完全放心,但是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像猫咪爪子一样在他心里一直抓挠着,让他犹犹豫豫地并不想松开手指。对方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热度,熨烫着他冰凉的手指。他无意识的用拇指摩挲着对方凸起的腕骨,却注意到黑崎勇治脸上一闪而过的隐忍。

 

Smoky于是笑得一脸温柔:“黑崎君有听过治感冒的特效药吗?”

 

警犬一脸茫然的摇头,但是身体里还尚未完全休眠的野兽直觉让他绷紧了身体——下一秒,一个柔软干燥的,温度微凉的触感落在自己唇上——被亲了。

 

Smoky的吻和他的名字、他这个人一样,轻飘飘的像烟雾一样没有实感。他们平时接吻都会唇舌纠缠以此确定存在感,然而黑崎勇治在意识到这是亲吻的时候就死死闭紧了嘴唇以防自己控制不住伸了舌头——自己恋人的身体已经够差了,让他再传染个感冒什么的就真的——唔!他咬我!

 

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结束一个深吻之后Smoky早就气喘吁吁挂在恋人身上,即使都是生病的人身体素质还是有着天壤之别,几乎被亲到开始咳嗽真的不是什么好体验。刚站直身就被对方抓住肩膀担忧地看着,Smoky笑着挥挥手:“治感冒的特效药就是亲吻啊。传染给别人,自己就好啦。”

 

“你真是……”Smoky在自己的咳嗽声中听见对方的低声抱怨,又无奈又心疼又生气,最后对方伸出来的手在自己心口锤了不轻不重的一下。

 

Smoky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笑着捏住黑崎勇治的拳头,伸手在对方的心口也锤了一下。

 

 

告别吻都不给就想走,我是会怕被你传染感冒的人吗?

 

 

可是有人会怕,所以无名街的老大连续六天都消失无踪,第七天回来的时候堪称面色红润有光泽,拉拉笑得一脸阳光灿烂,P冷着脸拉着Smoky一路检查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的确好了不少。

 

就是不知道那个家伙都用了些什么法子。

 

 

ST里两个精通化学的人一起打了个喷嚏。

 

“啊黑崎桑你的感冒还没有好吗?还有山吹桑也?没事吧最近怎么这么多人感冒……阿嚏!”百合根扯了面前面纸盒里的第三十张纸,垃圾桶已经快被他堆满了。赤城难得没有毒舌反倒是又塞给了百合根第六杯热开水。“啊……有没有什么特效感冒药之类的………好难受啊……”毫无干劲躺倒在桌面上的百合根用下巴抵着桌面眼睛骨碌碌转过来转过去看着ST的大家。“大家都是各界的精英肯定也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秘方吧……对吧……?”

 

黑崎勇治抬起手机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呃不不不这还是不可以的欸黑崎桑你怎么也发给赤城了赤城桑不可以别看啊啊啊啊啊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哎玛德水仙好可爱哦中午又看了一遍ST的CUT   警犬小哥太帅了5555555红白这对也太他妈闪(遮眼睛

我心里这对CP就是:不打不相识 见面打架 打完治病 治完病继续打架(求求你们好好谈恋爱

希望昕看的开心!!本来是有个相遇的前篇的!因为太长我肯定写不完就先这样了!(怎样

详细设定可以慢慢问我嘛(比哈特



打个TAG应该不会被审判吧(怂

2017-07-03
 
评论(5)
热度(37)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