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患者的脑洞堆积地

特效药

特效药

*短打 

*水仙拉郎 黑崎勇治×Smoky

*一点点赤百赤(?)

*昕生日快乐!给你ZZ小甜饼(nm @(○` 3′○) 

*我也想要特效药(吸鼻子


黑崎勇治感冒了。


ST一众都觉得天快塌了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月亮绕着太阳转了下一秒宇宙宣布终结了,只因为那个黑崎勇治感冒了。一时间所有人都绕着他转,即使是经历过很多的同伴,也还是不适应大家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小警犬皱着眉头垂着眼睛躲闪着所有人或探究或惊讶或了然或同情的眼神,本来凶巴巴可以吓得百合根举起双手投降的臭脸现在配...

Influence of Alcohol (1+2+3)

窪田正孝没怎么仔细思考过自己目前为止的一生,饭局里大家喝多了那么几杯总会开始伤春悲秋,回忆自己的过去,向往自己的未来,往往总是摇着头,以叹气结尾。


他不会这么做,喝酒就是喝酒而已,和喝饮料喝水没有什么其他分别,大概也就只有碳酸的有无这点让他能有一些反应,酒精对他的影响还比不上一只猫咪的肉垫来的大。他只是喝着那些或者辛辣或者清冽的液体下肚,脸也不会红,舌头也不会大,听着同席者骂骂咧咧絮絮叨叨,时不时跟着点点头,最后扶起喝茫了的上司,沉默地扛着一身酒臭味的大叔把人随便的塞进叫好的计程车里。


以前他是不能喝酒的类型,一杯倒这种形容都太过高看他。可是人总是可以锻炼出...

人家太太写文很明显的有在进步 写的越来越棒555

我→很明显的大力退步

就很气

不想做人

戒微博的结果就是把lof当微博了

贴胶带

*DK先生今天玩太大了 对我们的心脏负责好吗
*你玩我也玩(呸
*我发誓自己本来真的是想写撕胶带的,结果。
*一定是因为我太在意谁给他贴的这个问题的呜呜呜
*只好自己脑补
*撕胶带这个play这么好没有人写吗???啊???

*没肉 不好吃 赶紧跑
*大概有不可避免的ooc以及bug
*不知道是KT还是TK,反正没做到最后无所谓啦(ntm)

我废话真多,以上ok请继续↓

第一次被屏蔽到需要图片,真是丰富了人生经历


我也是被lof屏蔽过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尺度居然就要外链了 都怪巨匠(不是)

我靠 这 @大狗 

年黏:

我晕厥了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来伤害一下贱虫的小伙伴们。

这个是2099贱贱的刊,主世界现在是2016年。

贱贱在2099年还活着,但是已经很老了,他被自己的女儿囚禁之后想办法逃走了,逃进小虫的公司里,发现帕克工业里面留着对Wade Wilson的身份特权。


然而这时候小虫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


除草

*HP paro
*J禁同人
*其实没写过这种同人不造咋说预警
*总之RPS注意吧

*还有一堆私设注意


有一千万个bug都属于我,心情不好的深夜一小时速写,手机打字真的累´_>`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本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两个学院,然而这条几乎被默认的规矩——甚至都被记入《霍格沃茨:一段历史》中——在这所亚洲分校内却完全不成立。小狮子和小蛇们的针锋相对,怎么看都像是实力者之间的互相切磋。相似又相反的两个学院见面就掐,偏偏看不出一点黑暗的恶意,反倒是在这吵吵闹闹里,带出少年时期特有的明亮。

一年级新生们被领着穿过众多的鸟居,磕磕绊绊的从禁林边缘探出头时,礼堂内的老生们已...

2016古鲁瓦尔多生贺图文企划【Rashomon】

啊大家的粮,又高质又好吃……

RASHOMON【古鲁瓦尔多生贺企划】:


2016古鲁瓦尔多生贺图文企划【Rashomon】正式公开啦!


企划网址→【罗生门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和帮助!!王子生日快乐><



Staff:Kyla /  / copo / 八爪


网站:


宣图:LING芽


Special Thanks:紅蓮夢羽



关于某个男人的童话


*古鲁瓦尔多生日企划【罗生门】(手机不知道怎么放链接ry)
*棕精靈威廉設定
*R卡劇透有 生前捏造有

關於某個男人的童話

這是個很簡單、又無趣的、關於某個男人的童話。

古魯瓦爾多是在那個黑漆漆的地下室醒來的,手裏原本捏著的尖銳的剔骨刀正岌岌可危的掛在指尖,差一點就要滑落下去落在他自己的腳面上。他小小的手掌發力握住小刀把它扔在桌面上,在貴重的胡桃木長桌上增添了又一道傷痕。這道新生的傷痕破開凝固已久的暗色污垢,露出內裏鵝黃色的木質,突兀地橫亙在深色的長桌上。小刀在碰撞到一節白森森的骨頭後停止了滑行,發出的輕微聲響讓眯縫著眼猶帶睡意的小王子徹底清醒過來。

果然,今天也被清理過。該是抓捕獵物的時候了。

幼小...

除个草

*原梗
*梗源 @极北之川 要谈人生问这个人 要下文也问这个人

*给LOF除个草的小作文,没什么好看的不如说恶意满满


OK?


引导者最近忽然兴起决定深夜进行探索,在连续一周都有夜晚出门的战士受伤归馆之后终于良心发现,于是在洋馆的夜晚聚餐时间大声哭着忏悔自己这周的种种行动,被梅伦和布劳用露缇亚做的抹茶曲奇哄回房间之后战士们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不用再日夜颠倒的出门探索。威廉因为料理伤口的原因,来到餐厅的时间略微有些晚,忙着安慰大哭的引导者的时候也就耽搁下了吃饭。最后一个用完晚餐的威廉看着安静下来的宅邸,发现餐桌上还放...

© 宴飨 | Powered by LOFTER